我师项性善

我师项性善 


项性善校长曾是我师,对我影响颇深。这些年,总想为他写些什么,可每次提笔却又放下,因为无法找到一个词语概括他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报刊上看到“多味”一词,欣喜万分,觉得用此语最能诠释他的一生。
1957年4月,一个鲜活的生命降临到一个姓项的贫困家庭。恰巧排在“性”字辈,于是便给他取名“性善”——大概是取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之意。贫困的家庭很在意孩子的读书,总希望出一个读书人来支撑门户。因此,对这孩子要求极严。他也很争气,高中肄业后,便考入了太湖师范学校。1978年8月,21岁的他,走上了讲台,开始了清平而又艰难的教学生涯。
    教学点的工作很艰辛,校长、教师、炊事员一肩挑,又加上当时曾有规定,教师必须住校,因此,没有人愿意到教学点任教。但是,他去了。这一干就是十几年,他曾把自己比作成苦行僧。此间,为了生计,他有时抽空干些农活,又会遭到一些领导的不点名批评。面对生活和工作的艰难,正值壮年的他挺了过来,个中的辛酸谁也无法体会。
1997年,一纸调令将其调至水口小学,并任命其为村完小校长。这是个全新的工作。“愚人千虑,必有一得。”(项校长语)他深知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,以人为本,以德治校,宽以待人,严于律己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。故学校的面貌焕然一新。当年,该校就荣获全镇综合考核评比第一名。2000年,由于工作出色,被委以重任,任石盆学区校长兼任石盆村党支部副书记。他团结同志,关爱学生,努力提升学校的教学质量,积极为石盆村进言献策,作群众的工作,深得干群好评。2002年由于工作需要,他被借调到头陀镇政府“三个代表”学教处工作半年。后又重拾教鞭。其间,他从不把荣辱得失记在心头。
    心底无私天地宽。虽然如此,作为一个完全意义的人,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。项校长是人,自然逃脱不了这个法则。他也曾对自己的境遇不满,想懈怠工作,甚至有过改行的念头,但他最终没有这么做。“干好本职工作,拿辛苦钱,教良心书。”(项校长语)
    他的豁达对我影响颇深,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。01年10月,他爱人突患重病,生命垂危,后经抢救,人虽无恙,可落下一身债。面对生活的窘迫,他依旧很乐观。他曾对我说,只要有人在比什么都强,钱财乃身外之物。这些年无论是职务的升降或变迁,他都坦然对之。这恐怕要得益于他十几年的苦行僧生活。佛家的最高境界不就是追求心灵的澄澈吗?
光阴荏苒。如今,我师已不再年轻,但他始终有颗年轻的心,一颗为山区教育事业穷尽一生的心。作为他的弟子,当以师为榜样,做一个大写的人。(査显文)



分享到: